crossing

我们要进那窄门去

超级美!

眠狼:

最近有幸为Dior绘制了一系列插画:为了爱,你将如何付出? 

有的时候只能说
取关保平安🙏🙏

天青色:

不如爱的少一点,久一点

Dr.Sharon:

-师徒如父子。师尊怎么待你,都是心甘情愿的,换作师兄,也同样如此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这是师兄你教我的
-我不增加修为,怎么帮师尊抑制你体内的煞气?
-除了师兄,不敢亲近任何人
-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修炼,你年纪还小倒也不急  -听师兄的
-你又伤害自己来抵御煞气
-这是红玉姐帮我找遍世间才找到的灵铁,根据师尊所授,以纯阳之火打造出来的剑鞘,你来试试吧  -师兄,我  -试试吧
-多跟屠苏学学

-那我就替屠苏顶罪,杀了我吧

-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师兄弟一样,下山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来日方长,等你除了身上的煞气就有机会的
-可是,这一天要等到何时呢?可能这辈子我都……
-你还年轻,不要说这些。再说,除了师尊,还有师兄我呢。难道你不相信大师兄可以帮到你吗?
-我相信。若有朝一日我能除去身上的煞气,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下山。
-我就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嗯

-当年就在这里,我答应过屠苏,等他除去煞气之后就带他下山,他现在下山了,我却不知他在哪里。师尊闭关之前要我好好照顾他,我没有办好,我辜负了师尊,辜负了屠苏。

-师兄说过,长大了才能做更多的事情,照顾身边的人
-不会,师兄说,不会的
-师兄下山才十五天
-师兄总是小心翼翼,花了太多的时间在我的身上
-不能让师兄失望

-师兄,你回天墉城了吗

-从小到大,你都希望可以行侠仗义,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师兄,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倒不至于
-可这些年来,我没有保护好你。回到天墉城的那天,看到关你的笼子我真的很害怕

-我带他回天墉城

-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也无法替你分担焚祭之苦,希望这一次可以解除你身上的煞气,哪怕减一分也好
-人生在世,痛苦本就多于欢乐,自己的,亲人的,还有你所牵挂的,本来麻烦就不会少,但是在种种牵挂之下,我们却心甘情愿地去承受

-师兄之前说过,手中执剑就是为了保护身边珍惜之人
-听我的话,我是你师兄,我不可以再让你有危险
-我为求胜,不为求死,师兄说过你我至少活下一人,你走,我留
-我的剑,我的力量,是为保护我身边之人
-我要保护他们

-我没事,只要你快点好
-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要好好保护自己,不可丢掉性命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
-以前师兄在天墉城教过我做鸡丝粥,很好吃的
-之前刚跟师尊上天墉城的时候,我也吃不太习惯这些素食,有一次实在是太饿了,师兄就悄悄带我下山,在村民家借了一只鸡做给我吃
-只有那一次而已,之后师兄被掌教责罚面壁一个月
-从小到大,师尊和师兄都特别照顾我,为我耗尽心血

-弟子请示掌教真人,让我尽快下山,保护屠苏
-在这里收不到天墉城的消息,也不知道师兄的伤势如何了
-如果我跟屠苏一样,离开天墉城
-师兄曾经说过,就算放不下,藏在心里,有时候,也是心甘情愿承受的
-此事不仅关乎铁柱观,也关乎屠苏的安危,我责无旁贷
-只是偏见而已,他们看不惯跟他们不同的人
-我有一个小师弟,也被同门视为异类,骂他为怪物
-学会用剑,就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我的剑,我的力量,是为保护我身边之人
-我要保护他们
-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

-你也会拿师兄来开玩笑了
-屠苏不敢
-我只是把我的想法如实地告诉师兄
-感情之事,师兄又比兰生知道多少,师兄跟我从小都在天墉城长大,不问红尘,正如兰生所说,喜欢就是喜欢,只是他自己的选择,人生就该为自己真正地活一次

-你去吧,去啊
-你这次绝对不能违拗我的命令
-师兄 快啊!
-我不会用焚祭,而是用天墉城的剑术,用焚祭是为了报仇,用剑术则是为了诛魔

-其实这些东西没有对与错,无论如何,师兄都会支持你
-师兄,从离开天墉城以后,我发现很多事情跟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人有了欲念,有了感情,也有了困扰,做人好像比修仙练剑还要难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主见了,你现在也可以控制焚祭,但你要知道,你遇到的困难会越来越多,要承担的也会更多,但我相信你,你长大了
-你现在也学会耍嘴皮子了是吗
-人活一世,聚散离合,岂能事事如人意呢,在一起的时候就要珍惜,分开了,就要学会放下,接受现实
-不能对我师兄无礼
-只要人活着,就会常相见
-心之所向,无惧无悔
-师兄他,也去了东海

-你不说清楚,不能走
-百里屠苏,多谢师兄的教诲,传授剑术之恩
-小时候我们每天待在一起,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师弟将来会变成一个顶天立地身负重任的剑侠
-师兄,你就相信我一次  -师兄一直都很相信你,一直都对你有信心
-我担心的不是他,我担心的是你,我不想你受伤  -我一定会回来的
-如果有一天让我执掌门派,执剑长老这个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着
-你一定要回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

-你说的并没有错,人生在世,苦痛永远多于快乐,但是人至少可以选择生死,你不能为任何人坐下决定,你痛恨天庭一句责罚毁灭太子长琴生生世世,但你一念之间亦亡去别人生生世世,这与天庭有何不同,你和我,既不是神,也不是妖怪,我们都只是一介凡人,生老病死无可避免,这就是人之所以为人

-阿翔,你知道屠苏什么时候回来吗

撸否大概已经成为我的负能量发射地
最后一片净土

上帝之城 达拉维

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 导读


达拉维,位于印度的商业之都孟买的中心地带,是仅次于肯尼亚内罗毕的基贝拉,排名世界第二、亚洲最大的贫民窟,在近2平方公里的区域,居住着100万人。这里是穆斯林主要的居住区,由于历史问题再加上印度政府的低效率,将近方圆5平方公里的贫民窟一直没有得到改造。这里的人们,主要从事着极其低层的工作,生活条件很差,没有正规的排水系统,没有正常的电力保障,没有正常的供水系统等等。


十天!我决定用十天去记录达拉维。



当然,对它的最初印象只是几年前的一部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贫穷、脏乱、宗教冲突、毒品、性交易,仿佛所有关于丑陋的形容词都适用于此。



贫民窟的附近没有安全可靠的宾馆,所以我住的很远。第一天当我背着相机在路边拦下出租车,告诉司机去达拉维的时候,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当在我口中得到确定的答复后,一脚油门踩到底的跑掉了。司机的态度让我内心的恐惧进一步的被放大。但更多的却是激起了我好奇心。



初次进入达拉维,顶着大太阳,我们沿着狭窄的主干道横穿达拉维,走马观花,感觉并没有那么恐怖,当然也不如想象中那般有趣。于是,我们决定分开拍摄,并且远离主干道,放慢节奏,沿着幽深、昏暗又狭窄的通道闯入他们的生活区。



我只能说,那一天,我不后悔选择了鼓起勇气走进去。因为,闭上眼我看见上帝之城的天使。



巷子很暗,除了充满危险的气息,剩下的就只是拥挤:即便只是迎面走来一个人,也必须相互侧身才能通过。擦肩而过的人,总会用充满警惕的眼神看着我,我尽量的保持微笑,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融入这个环境。




至于挨家挨户的门,其实只是一块布帘子,一般看不见屋子内部,只有偶尔有风从巷子口吹进来的时候,门帘被掀起一个小角,才能一窥究竟。多数情况下是各种各样死气沉沉躺着的人,或在空荡荡的木床上,或干脆就躺在地上,只有在废弃报纸上爬来爬去的孩子才使这里稍微有一点点生气。




而这里的鬼魅远不止这些,那些幽暗的灯光,几乎听不见声音的小电视,窃窃的私语声,在脚底下窜来窜去比猫还大的老鼠,都让人不寒而栗。




漫无目的的四处拍摄,被一群孩子的风筝吸引,追随过去发现是一片广阔的垃圾场,腐烂的气息在烈日下发酵,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



在阴凉的角落里,蹲坐着一群吸食大麻的小青年,他们看到了我,便围了上来,我只得问其中一个还在笑的青年:从哪里出去,我走错路了。这位眼窝深陷、骨瘦嶙峋、眼神微醺的小青年慵懒地伸出手给我指了指,我一边道谢一边赶紧离开。我清楚的听到他们跟了上来,我不动声色地取下脖子上的相机提在手上,再一次回过头向他们道谢。还好大路离垃圾场不远,刚绕过拐角,我就走回了大马路上,人虽不多但过往的车却不少,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沿着马路快步离开,成功地甩开了他们。



坐在街边缓了口气,纠结了很久达拉维的拍摄是否还要继续,但最终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理智。于是,我又从另一个方向走进了黑压压的巷子,走到了闪着光的另一端,那一秒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竟然隐藏了一个洒满阳光、一尘不染的大院子。地上是晒满金黄色麦饼的筛子,头上是随风舞动的纱丽,伴着洗衣剂的清香,给我的眼睛蒙上一道道彩色。小凳子上坐着一对老夫妻,老婆婆花白的头发几近垂地,伴着湿嗒嗒的水雾,和老爷爷有说有笑。



这里的每栋小房子都有自己的颜色,每扇门都敞开着,家具略显朴素,但都干净整洁。小孩子们在一旁玩耍,打弹珠,打羽毛球,不亦乐乎。他们大方地跟我们打招呼或闲聊,那种温暖的家的感觉让我亲切。




还有一棵大榕树,密布的树根挡住我的视线,我站在那片阴凉里看着散落一地的斑驳树影发呆,突然从树根里的小房子里走出来一个美丽的姑娘,她挽着袖子,手里拎着一桶水,远远地望着我笑。



这就是达拉维,亚洲最大的贫民窟。


左眼是人间地狱,暗无天日。


右眼是世外桃源,与世无争。



其实贫民窟作为一种矛盾体的存在,与发展中国家快速城市化不无关系。人,总是会向收入高的地方迁移,而在农村获得的收入肯定是不如城市的。城乡收入的差距导致了大量人口向大城市集中。于是这些移民在城市空地搭建起临时建筑,形成了棚户区、城中村,成为了贫民窟最初的雏形。



只是相对于国内大部分涌入北上广的打工者,即便最终在城市过不下去,还能重回家乡而言,大部分印度穷人几乎是孤注一掷地将全部的家产带到城市。因为印度土地私有制的关系,他们进城前大多或主动或被动的已经将土地变卖给地主了,一旦失败他们就无家可归。



于是,当“失败者”越积越多,城市中的棚户区、城中村就会越来越大,最终膨胀成了贫民窟,诸如达拉维,成为亚洲之最。其实这就像封建社会的土地兼并一样,只不过古时的农民在丧失土地所有权后只能当人家的佃农,现在的农民还可以进入城市作社会的最底层。 



当然,作为政府,谁也不想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出现这样一个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但一方面掣肘于政治因素,另一方面印度是私有制国家,那些在达拉维住下来超过十年的贫民们,其实就已经拥有了土地私有权。这就不是城管或者房地产商意志可以解决的了。所以,发展到今天,在寸土寸金的孟买,贫民窟就成为了一个符合社会中下层人民居住的地方。如果拆掉这片棚户区,也许市容整洁了,治安也会改善,但穷人在城市立足之地也就没有了,他们改善生活的可能性也没了。



现在的达拉维,其实已经成为孟买最重要功能区之一,孟买所有大型酒店的洗涤中心几乎都设在这里,这也是印度的一大特色,能够用人力的地方,他们坚决不用机器。所以在这十天里,每天我和伙伴迎着晨曦走进达拉维,在数不清的小巷子中来来回回的穿梭,总能遇见那些腼腆而又友善的妇女,在门前忙忙碌碌的洗着衣服。这也不难理解,这个亚洲最大的贫民窟,实际上每年能够给孟买贡献的超过6亿美元的GDP。



所以,就贫民窟而言,并不能以单纯的好坏来断言,它也许是一部分人的梦魇、地狱,却又是另一部分人的希望、天堂。即便是发达国家,也会存在着贫民窟,比如说纽约的哈雷姆区,贫富差距终究会造成不同人群的聚集,事物的存在即是一种合理,并不受某个人的喜恶而改变。



很多天过去了,好多个夜里,我总是在半梦半醒间脑子里闪过无数个我在达拉维的片段,如果不是这些张照片,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曾去过那里。





 



【霆峰】甜星星

天呀噜怎么这么萌!

飛魚郵票:



-我们是好人-




陈伟霆仰头看了看排队结帐的姊姊,又转头看了看渐行渐远的那道小身影,他拉了拉姊姊的衣摆,姊姊低头看他,他说:“姊,我要去救人。”


姊姊笑了,问他:“你要救谁?”


陈伟霆伸手指向某处,头跟著转过去,说:“那个小⋯⋯不见了!他不见了!”陈伟霆震惊不已,拉长了脖子左顾右盼,“不行,我要去救他!姊姊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噢!”


姊姊惊呼,“诶,等——”


但陈伟霆等不及了,他心急如焚地举足狂奔,终于在卖场的一处转角,再次发现那道小身影——他还是在哭,一个大人走近他,他拼命摇头,害怕地躲开了。陈伟霆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抖了一下,转头看他,白嫩嫩的脸上满是泪痕,陈伟霆问他:“你是不是和大人走散了?”


小孩还是摇头,抿著嘴,眼泪滴滴答答地掉。


陈伟霆牵起他的手,“不要怕!你是小朋友,我也是小朋友,我们是好人。我带你去找服务台姊姊,她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怕小孩不相信,陈伟霆拍了拍胸口,“我试过,很有用的!”


小孩终于有点心动,眨了眨眼,轻轻地回握住陈伟霆的手。陈伟霆感觉到了,他轻轻回捏,心脏怦怦狂跳,像姊姊第一次给他背上小钱包要他去替妈妈的生日蛋糕结帐的感觉——他是个男子汉了!


他牵着小孩慢慢走,一边夸奖他,“你很聪明,这种时候就是不可以随便跟大人走!”


小孩点点头,吸了吸鼻涕,也赞成他的说法,“嗯,我很聪明。”


陈伟霆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回道:“李易峰。”


陈伟霆说:“我叫陈伟霆,你可以叫我伟霆哥哥。”


李易峰很听话,轻声道:“伟霆哥哥。”




两人来到服务台,由陈伟霆负责与服务台姊姊沟通,交涉一番后,服务台广播内容如下:“亲爱的来宾您好,请陈伟霆与黎易峰的家属听到广播后,尽快至一楼服务台来,您的两位小孩在此等您。”




听到广播后的陈家家人与李家家人的反应十分一致。


陈伟霆的姊姊:“???”


李易峰的妈妈:“???”






-加油吧追峰少年-




李易峰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他朝陈伟霆招招手,陈伟霆带上小板凳,坐到李易峰旁边。


陈伟霆问:“我开吗?”他捡起地上的飞盘。


李易峰把飞盘拿过来,说:“我来开⋯⋯”他左右看看,找到了妈妈,对着妈妈说,“我要加油。”


李易峰的妈妈比了个手势,说:“好了,加好了。”


李易峰点点头,但没动,仍看着妈妈,妈妈静静回望,对他笑了笑,李易峰只好提醒她,“妳要问我,请问要刷卡还是付现啊。”


李易峰的妈妈笑意更盛,问道:“请问您要刷卡还是付现?”


李易峰故作深思,“嗯⋯⋯刷脸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李易峰的妈妈弯下腰,李易峰伸长脖子,侧脸对着妈妈,鼓起圆嘟嘟的脸颊。李易峰的妈妈啵啵啵地亲了李易峰满脸,两人笑到眼睛都瞇成一咪咪了。




坐在副驾驶座目睹全程的陈伟霆,觉得自己,长知识了。






-来喔买苹果喔-




李易峰今天当起了小老板,他勤奋地招揽生意,“来喔,来买好吃的苹果,那边那位帅哥,要不要买苹果,好吃的苹果喔!”


陈伟霆自觉当帅哥,走过来说,“好啊,我要买一个苹果。”


李易峰问:“你要什么口味的?”


陈伟霆回答:“起司的。”


“好喔,我帮你烤一下,你等下。”李易峰架式十足地翻转手腕。


陈伟霆等了一下,开口问:“老板,可以刷脸吗?”


李易峰头也不抬地说:“不可以!小店生意恕不刷脸,要付现!”


陈伟霆傻住了,呆了两秒,又问:“真的不可以刷脸吗?”


李易峰抬头看他,“帅哥,我卖你一个苹果才赚你多少钱,我还要买起司,还要生火,还要帮你烤,你如果没钱,就不应该来买苹果啊。”


陈伟霆被说怕了,立刻掏口袋,递出两颗巧克力球,连声道:“我有钱我有钱。”


李易峰收下两颗巧克力球,心满意足,递出起司口味的苹果,银货两讫。


陈伟霆蹲到一边,静静发呆⋯⋯


李易峰催促他,“快吃啊,冷了就不好吃。”


陈伟霆啃起空气,一边说:“好吃,好吃。”


“好吃要不要再买一个?算你便宜点。”李易峰再推销。


陈伟霆很好说话,“好⋯⋯再来一个。”


李易峰问:“你想要什么口味的?”


陈伟霆歪头想了想,缓缓回道:“峰峰口味的⋯⋯”


李易峰说:“好喔,峰峰口味的苹果一个。”


陈伟霆愣愣看着,李易峰嘟起嘴,往他唇上啾了一下。李易峰退开了,对他笑了笑。陈伟霆掏出了身上所有的巧克力球付钱。





LOFTER的图片显示是有毒吗??

小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