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ing

我们要进那窄门去

【霆峰】这分钟

Ominous:



“燃亮烛光,只管相拥。”






RPS


陈伟霆X李易峰






————————






十九个月。


“估计是下下…下周播吧。”李易峰坐在化妆间里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古剑是7月2号,这个好像是——12号?”


“噢。”陈伟霆认真地听,似懂非懂地跟着点头。


“也不用很紧张,今天不是我们专场,就当玩一趟好啦。”


李易峰一脸的“跟着哥哥走哥哥罩着你”的表情,陈伟霆也乐意惯着他,不过也没机会瞎聊太久,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准备录制,两人不敢耽搁,赶紧跟过去。过去之后也仍是在旁边等上一个录制环节结束,两人探头出去看外面,乌泱泱的一大群女孩子对着台上难得见一面的偶像尖叫。李易峰戳戳陈伟霆:“哎,以后也会有这么多人全都对着你拍,做好准备没有威廉。”


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就通知上台了,上台以后陈伟霆还是下意识地保持着跟在李易峰身边的距离,两人靠在一块像是要形成一个小小的联盟。主持人介绍着他们这几个今晚的镶边人物,也有人拿起相机对准他们,于是他也分出一点注意力去想起了之前在台下的那句话来。


以后他们也将拥有这样被所有长枪短炮对焦的不平静的未来,他知道李易峰那句话也不完全是随口一扯的玩笑。自信爆棚的夸夸其谈也好,太不自量力的奢望也罢,他们都在努力追逐着站在焦点上的那一刻。


如果这以上可以许愿更多的话,还想要一起站上去。


主持在这时把话题抛给他让他临场发挥跳一段舞,他几乎没有迟疑地就对着旁边的人问:“你可以陪我吗?”


一个诚挚万分的邀约,通向某个绚丽夺目的未来,那一位马上就掩不住笑意地回答:“可以。”






十八个月。


“是不是快十点了。”刚吃完夜宵回来,李易峰甩了鞋子往电视机前面钻,“要开始了要开始了,遥控器呢?”


陈伟霆想了想:“旁边柜子上?”


“没有,那个是机顶盒的。”


“奇怪,应该放一起了啊。”


“啊沙发上沙发上!我看见了!”


“你别急啦反正广告很长。”


打开电视之后李易峰倒有闲情逸致拿出手机刷微博了,还把屏幕亮给陈伟霆看:“都在说大师兄和苏苏呢。”


“不然我们再拍一张?和上次一样。”


“也可以,这次你发好了。”


他们于是就双双凑到电视机前面去,陈伟霆举着手机把两个人和整个屏幕都框进画面里,李易峰在小声嘀咕你自拍技术行不行啊你记得拍得好看一点。


“我知啦我知啦,我把你拍得特别好看。”


李易峰拿过来一看:“你这是什么表情!”


陈伟霆没觉得自己的表情有任何问题,喜滋滋地拿去发了微博,一口气按了六个[嘻嘻]的表情,还在一个问号后面跟了三个叹号。






十六个月。


“今天不来?”


“嗯,这边走不开。”陈伟霆在电话那头说,“我有录一个VCR。”


“我知道。”李易峰低下头去心不在焉地弹弹手指,“今天人也挺多的,老乔他们也在,等会儿应该挺热闹。”


说完才他发现这好像是一个让人别担心自己的语气,没等回答就赶紧又说了一句:“你那边还有事吧?你忙你的。”


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了,你们也好好玩。”


挂了电话之后他一个人坐在后台的椅子上发呆,回想起了不久之前他们一起录的某个节目,每个环节都卯足了劲要把他们凑到一起,但那之后再想那样肆无忌惮好像就变得太困难。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虽然他们虽确实一起站上了舞台,但也终会在万众瞩目下各自奔向不同的远方。


也没什么好遗憾,更没什么可不满,梦的入口有这么窄,但他们都走进来了,这已经是再好不过。


不是吗?






十五个月。


典礼结束了,礼炮拉响的声音让他猛地回过神来。指引离场的工作人员已经站在旁边,他们只匆匆打了个照面,有人走过来和自己搭话,也有人把那个人引出会场。


他对现下无关紧要的寒暄有些心不在焉,眼睛的余光还在搜寻另一个身影。但这里太乱了,行色匆匆的人群在眼前掠过,那些模糊的表情和轮廓拉出残影,把他们相隔在目不能及的两端。


离开的时候他抬头去看飘落下来的纸屑,那些不规则的形状盘旋飞舞,反射着舞台的灯光,无声绽放又寂静地沉眠,像永不停滞的滚滚红尘中短暂一场的白日焰火。


再绚烂也终会散场,没有人会驻足观看。


他回过头汇入杂沓人群中。






十三个月。


到了会场陈伟霆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最前面,往旁边看看,又往后面找找,终于在隔得老远的地方找到了那三个字。


——隔这么远,伸手都不一定握得到……噢站起来大概还能握到。


但要突然站起来握个手好像也是很奇怪的发展,他摇摇头不去想了。人越来越多,他笑着和认识的人打招呼,突然就听见入口的地方一片喧闹,转过头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莫名地就觉得安心下来。


李易峰到陈伟霆的面前,纠结了一会儿该先吐槽耳朵上的这串还是下面这件裙不裙裤不裤的玩意,最后还是忍不住伸手撩了一把。


“好看吗?”


“不是很懂你们的fashion。”


活动还没开场,李易峰在他旁边多站了一会儿,转身和其他人打个照面的时候手还下意识地放在他臂弯,各种面孔从他们身旁掠过,乱世浮生间白云转瞬成苍狗,这隔着衣料的轻飘飘的温度,是留在他们心底的一块不可摧的磐石。






十二个月。


李易峰回到家后才在口袋里发现那一条红色的缎带,自己也没注意到居然把这玩意就这么带了回来。


他躺在床上拎起那条带子看了看,粗糙的化纤太薄了,像是随便一扯就会断掉的样子,但他回忆了一下,好像又还挺结实。


要说红线也该找条好看点儿的吧,他撇撇嘴,把那缎带扔到了一边,过了一会儿又捡回来,找了个抽屉收了进去。






六个月。


“你知道薛定谔的猫吗?”


“什么?”


旁边的声音太吵了,陈伟霆没听清李易峰在说什么,就凑得近了一点。


“薛定谔的猫。”李易峰提高了声音又说一遍,“我最近很喜欢一部电影叫彗星来的那一夜,讲平行宇宙的,后来我去搜了一些物理理论。”


陈伟霆终于对这个概念有了一点点印象:“我好像听过,不过没仔细了解,那只猫,讲什么的?”


李易峰给他解释:“我也没有很清楚,不过大概就是说一只关在盒子里的猫,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死掉,你只有打开才知道它是死是活。意思是说一切东西都是在你观测的一瞬间才会变成你看见的样子,之前都是不稳定的叠加态。”


陈伟霆听得头晕:“所以我不看你的时候你就不在,只有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才在这里吗?”


李易峰也被绕进去了:“这样说好像也有点怪怪的。”


陈伟霆认真地说:“那我要一直盯着你了。”


“你是不是傻。”李易峰忍不住笑,笑到一半打了个哈欠。


“困了?”


“唔。”


“要不要先回去?”


“不用了。”


陈伟霆想了想把他揽过来靠在自己身上:“你眯一下,他们准备走了我叫你。”


李易峰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找了个合适的位置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说:“今天我电影上映第一天哦。”


“嗯,我知道。”陈伟霆轻轻地拍拍他。


“台风过去了吗?”


“大概过了吧。”


“台风过完记得去看。”李易峰蹦出一句,想了想又说,“没时间的话就算了。”


“好,好,你还睡不睡?”


“睡了睡了,晚安威廉。”


“晚安。”


想着平躺着能睡得好一些,他把那人又从肩膀上搬到腿上,低下头去看灯光打在那睫毛上投下的影子,看了一会儿闭上眼,再睁开,再闭上,再睁开。


没有薛定谔也无所谓,他的猫好好地躺在这里。






两个月。


知道他们在同一个机场擦肩而过是之后的事情了,他想去数他们有多久没见过面,却也想不起来。


好久了,也没刻意躲,但好像已经很多次莫名其妙地生出变故。可能人一生的会面有一个限度,之前有太多了,让现在直行直过也终究差一个眼波。






一个月。


他刷微博的时候才发现,再怎么热情的人也都已经习惯遛粉了。


他想起一年前,禁不住哑然失笑。






这分钟。


聚光灯下,摄像机前。国家体育馆如今塞得满满当当,他身旁的人变了几多,在这一刻终于回到了一开始的那一位。


兜兜转转都过去,他又想起十九个月以前,他们站在一起,彼此贴近,牵手,拥抱,是一座可以抵挡一切的小小堡垒。


“因为大家知道,跨年的时候,当倒数结束的时候,要把你的拥抱,和祝福,送给最重要的那个人。”


他们明明已经不会再有紧张害怕了,这一年多的时间足够去习惯鲜花锦簇,但彼此的手心和眼眶却又突然潮热起来。愿望实现了,原来此时此刻就是曾经惊鸿一瞥中窥到的未来。这中间有过欣喜,有过失落,有过盛宴,有过离场,有过无法无天的狂欢,有过以为一切都不会再现的怀疑。


好在他应了那个邀约,带着所有的这些,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如果他在身边,就和他拥抱。”


时间过得太快了,他回想到的以前像只隔了一眨眼。昨天太近却无法重回,明天又是伸长双手也无法触及的那么远,他们只能用尽全力地活在此刻。


倒计时开始了,新的一年又要来临,所有烦扰庸碌都与他们无关,所有过去与未来都不需要存在。一切只剩下这个世界最灿烂的一刹那,这无限多不确定所坍缩出的现实中即将流逝的一瞬间。


足够做一场庞大美梦的一瞬间。


“新年快乐,威廉。”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一整个世界偷一次相拥,我共你天长地久,只要这分钟。






END



评论

热度(724)

  1. 南宫烈Ominous 转载了此文字